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觀察正文

幸福藍海如何應對影視寒冬挑戰 制作能力不足又逢子公司暴雷

投資者網2020-11-30 07:59:040閱

補齊影視短板仍屬難題 收購子公司財務暴雷

陳悠然:SF104 責任編輯

,往往也要收購對象作出承諾。母公司收購價格亦是不菲,以7.2億元價格收購笛女傳媒80%股份。早在2017年幸福藍海收購笛女傳媒之時,目前影視行業中。對應高額的凈利潤承諾,2016年才提高至3000萬元。而笛女傳媒2004年成立時,并購現象并不鮮見,母公司為了保障業績,注冊資本僅300萬元,后者就承諾2017年至2021年的五年時間內,實現凈利潤不低于7500萬元、8500萬元、9500萬元、1億元和1.05億元

(思維財經出品)■,不過,基礎雄厚。同時江蘇衛視和省內其他電視臺,也能夠成為幸福藍海影視作品的輸出渠道,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幸福藍海背靠江蘇廣電,公司未來尚有發展空間

,公司半年報中寫到“公司電視劇業務處于產業鏈的上游,也難以預判公司長遠的發展情形。是電視劇作品的生產者、銷售者。關于業務范圍。但是在半年報中提到的電視劇項目難以印證上述說法?!痹诤诵母偁幜Ψ治霾糠种?,從環比數據上難以看到公司財務狀況明顯改善,從公司影視項目推進上,公司提到“出色的項目研發、制作能力”以及“具備影視行業經驗豐富的專業人才和良好的資源聚合能力”

截至報告期內,公司應收票據為4119.91萬元,這或許給公司接下來的投資和經營形成一定阻礙。,但短期之內或也難以補充流動資金,同比大幅增長7241.25%。承兌匯票變現需要一定周期,緩解經營壓力。公司解釋稱,公司已經銷售的作品,雖已確定收入,變動幅度大因受到銀行承兌匯票所致

,傅曉陽為笛女傳媒實控人,根據巨潮資訊網消息。于今年1月17日開庭,收購風波帶來的法律風險至今難平,但只完成了證據交換工作,2019年6月,幸福藍海作為原告將包括傅曉陽在內的17名被告告上法庭,截至11月底,余下的被告多為投資基金、投資管理中心等機構,這些機構基本上皆因笛女傳媒財務問題而卷入其中。該案涉案金額3.82億元,公司尚未披露最新進展

,可子公司笛女傳媒不僅未能助推母公司業績,所以通過收購的方式來加強制作能力。反而拖累了母公司利潤,幸福藍海顯然也意識到制作能力欠佳的問題,且引來了官司

《投資者網》瀏覽百度百科和豆瓣看到,該項目播出時間仍未確定。兩個平臺均顯示出品時間為2020年,另外,處于制作或發行階段的電視劇有8部,且該劇官方預告片在上半年就已發布,參投4部。,該劇為幸福藍海主投,幸福藍海主投4部。以公司項目《裸養》為例,但時至年末,且在公司年中報電視劇項目表格中排第一位,或可說明公司對該項目頗為重視。這些項目何時才能確定收入,也是未知之數

,公司商譽還有所增長,占凈資產比2.24%。同比上升21.37%,財務數據不佳的情況下,這對于公司業績來說或許是個隱患;當前公司市盈率為-11.03倍,當前公司凈資產10.89億元,而商譽值達到2442萬元,而公司上市時當期市盈率為22.98倍

,數據顯示,同比下滑84.5%。這也是自2016年上市以來營收的最低點,10月29日,幸福藍海發布三季報,2016年至2019年營收分別為15.38億元、15.17億元、16.55億元和21.38億元,公司前三季度營收和凈利潤雙降,營業收入為2.17億元,營收規模均在15億元以上

,為《征途》和《第一次的離別》。該部影片累計票房481.1萬。按照電影行業分賬比例,制作方約實現收入169萬,也未能取得亮眼成績。其中《征途》為網絡電影,公司電影項目尚處于起步階段。據“淘票票”平臺顯示,收入會更少。年中報中列出的10部影片里,只有兩部電影已上映,幸福藍海為參投一方,《第一次的離別》雖為院線電影,但票房收入不高

制作能力不足又逢子公司“暴雷”:幸福藍海如何應對影視寒冬挑戰 原標題

年初,截至11月27日報收7.05元/股。,這或與政策帶來的利好消息有關,9月中旬。從9月底開始,公司股價攀升迅速,最高曾達9.74元/股,公司股價又一路向下,9月15日,公司業績也使公司股價難以持續增長。主管部門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將影院上座率由此前的不超過50%,公司股價一直在7元/股左右浮動,2月7日一度低至6.08元/股,調整至不超過75%

影視制作能力不足 單季度數據難見恢復

,主要還是自身制作能力不足,旗下影院暫停歇業:主投電視劇遲遲難上線,電影業務票房收入甚少。公司曾想通過收購的方式補齊制作能力短板,幸福藍海影視文化股份有限公司(300258;下簡稱。究其原因,又讓幸福藍海官司纏身,多以參投的形式參與影視項目,作為江蘇廣電旗下影視公司,并收到江蘇證監局警告。幸福藍海)前三季度營收和凈利潤雙雙下降,公司受疫情沖擊較大,但子公司財務造假,屬于主營業務的影視制作方面,同樣未能給公司業務提供幫助

而在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在三季報中表示。疫情有所緩解,單季度數據能更好地說明公司恢復情況。,業績不佳主要受疫情影響

從影視行業一般規律看,為7827.23萬元。如果公司即將問世的新作品數量下降,公司營收和凈利潤雖環比上漲,但銷售費用卻環比下跌23.37%,那么銷售費用也會隨之下降。,而2019年四個季度銷售費用均在1億元以上

,公司凈利潤一直不甚理想,自2018年的三年來來。2018年虧損5.32億元,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虧損2.75億元,同比下跌637.66%。除2016年和2017年凈利潤實現1.12億元之外,2019年盈利僅657.17萬元

股價上市后大跌八成 凈利潤同比下跌637%

,其歷史最高價曾達42.98元/股,IPO掛牌的第二個月。與此相比,從大趨勢看,公司股價自上市以來呈連續下跌趨勢,目前公司股價跌去83%

雖然在中報里,也將是公司長遠發展的基石。但對于影視公司來說,報告期內,或許制作能力更加重要,分別為《冰糖燉雪梨》《三叉戟》《灣區兒女》和《幸福還會來敲門》。,公司實現播出的電視劇項目共有四部,公司稱“電視劇生產中有執行制片方和非執行制片方兩種形式”?!侗菬跹├妗分饕谱鞣綖橥昝朗澜缬耙晞幑ぷ魇?;《三叉戟》為完美影視和慈文傳媒;《灣區兒女》為廣東愛虎;《幸福還會來敲門》為文鵬森奧。幸福藍海在這四個項目中是參投的一方,而非制作的一方

根據半年報數據,剩下兩個為江蘇幸福藍海院線有限責任公司,和江蘇幸福藍海院線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兩家凈利潤分別虧損約236萬元和1.87億元。,除笛女傳媒外,不難看出。目前對母公司凈利潤達10%以上的參股公司有3個,均非影視制作。前者主營業務為影片發行,后者為影院投資、放映,幸福藍海急欲剝離笛女傳媒,但剝離之后如何填補影視制作的空缺也是一個難題

,既無證明也未播放,幸福藍海及其子公司笛女傳媒收到江蘇證監局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文件中提到。這一連串違規行為直接導致母公司財務報表數據不實。而是自身的資金;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7月間,就在今年10月15日,笛女傳媒通過虛假項目投資等方式,早在2016年,笛女傳媒稱與河北電視臺簽訂的兩筆合同,累計占用母公司資金2780萬元,卻虛報為確認收入;2017年笛女傳媒的三筆合同中,收到的回款也并非業務回款,且未按規定披露

,環比上漲149.46%,幸福藍海第三季度營收達1.26億元。但仍未恢復至去年水準,梳理公司環比數據發現,2019年營收最低的第二季度也達到3.69億元;公司第三季度凈利潤仍虧損5070.51萬元

對于笛女傳媒的虧損,“利息費用較高并根據借款協議預估了逾期違約金?!?,笛女傳媒凈資產已經是-3.35億元,該年底。今年半年報中,上半年發行收入較少”,同期凈利潤虧損約3296萬元,營業凈利潤虧損2489萬元。公司表示主要有兩點,2018年,幸福藍海在內部審計時就發現了笛女傳媒財務問題,分別為“笛女傳媒目前營運資金短缺,母公司就為此做了3.9億元的應收款壞賬準備,計提商譽減值4.8億元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觀察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