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暑期班”沒了,投資人跑了,教培機構再迎變局

財經自媒體2021-07-03 13:30:311閱

學校托管導致本來地位就岌岌可危的校外教培機構的學員必然被分流,甚至有投資人認為,學校托管要看未來的落地尺度,如果學校層面要求學生暑假待在學校,對教培行業影響將會更大。

北京市教委宣布,各區教委將組織面向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學生的托管服務,7月2日,該服務主要提供學習場所,如開放圖書館、閱覽室,有組織地開展體育活動等,但并不組織學科培訓和集體授課,會適當收取費用。消息一出,“取消寒暑假”的話題立刻沖上了社交平臺熱榜。

姚玉飛回憶,2017年、2018年,幾乎所有的綜合型VC都說自己在看教育,但最近一兩年很多投資人已經不關注K12校外培訓了。至于原因,長期關注教育的某機構副總裁衡陽指出:“比較大的幾個有新機會的賽道已經跑出了頭部項目,在新的技術革新之前很難再有大的變化?!?/p>

“我覺得這個領域不需要資本,教培行業可以回到之前的狀態,企業靠自己的能力滾雪球,做好產品和服務,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勁擴張?!蓖鯇W輝說。

姚玉飛提到,目前在整個教育行業上下游,國家明確鼓勵的是職業教育,最近的《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中明確提到,支持社會力量主辦職業教育和培訓學校?!拔覀兡壳瓣P注的也是素質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還有一些進校項目?!?/p>

短期內不會再出手

王潤杰告訴深燃:“我們現在的方向從K12轉到了Y12,我們最近深入接觸的是一個專升本的項目。另外,科技加教育類創業還是有機會的,比如提升學生學習興趣的產品,或運用AI等科技手段來提高學習效率的工具?!?/p>

這不是行業短期的陣痛,隨著監管對在線教育企業資質、教學時間、資本化的規范,企業增長空間受限,而且,此外,沒有了資金杠桿,各企業無法野蠻擴張,只能憑實力滾雪球,規模效應大大下降。而如果無法通過資本的力量短期內長成巨頭、獲取高額回報,資本也會就此離去。

“現在大家關心的核心問題是:寒暑假和周末能否上課。如果這兩個關鍵時段都不讓上課,行業內大部分企業都會倒閉或轉入地下;目前流傳的‘雙減’文件鼓勵公立校在校內提供課后延時和周末一天的服務,如果在此基礎上培訓機構還能做周中晚上和周末一天的生意的話,理論上他們有可能保留以往60%-80%的業務?!币τ耧w說。

如今一紙令下,行業今非昔比。

山雨欲來風滿樓,密集的監管政策出臺讓此前的傳言一個個被驗證。4月,教育部印發《關于大力推進幼兒園與小學科學銜接的指導意見》,嚴禁學前學科培訓;5月,《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出臺;6月,教育部宣布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

Y12,則是資本的下一個目標。Y12(Youth Twelve)與K12相對應,K12指的是學前教育至高中,Y12則指高等教育及以上的成人教育,目前行業內代指針對18歲-30歲人群的教育。

轉型

2021年3月份,一份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簡稱“雙減”)的文件在網上流傳,其中的內容包括:不允許周末和寒暑假開展課外培訓、不允許企業上市等。業內瘋傳,在線教育要變天了。

再進一步,其實教育行業的風暴不是一天兩天了。2018年,有關部門整頓規范教培機構,已經關掉過一批沒有資質、消防場地或師資不滿足條件的校區。2019年,有一些教育機構在激烈競爭中爆雷。2020年,因為疫情,優勝教育、學霸君等機構相繼暴雷。2021年行業又迎來了最強監管。

“投資人幾乎集體關閉了K12教育賽道”、“哪怕你很想繼續投資,但如果別的投資機構都不看這個賽道,融完B輪,跟誰去融C輪?相當于這條賽道被關閉了”,一時間,在線教育從“香餑餑”變成了“燙手山芋”。

從K12到Y12

其實,在這之前,盡管在線教育監管的靴子還沒落地,資本就踩下了急剎車?!岸唐谥畠?,我們不會再關注K12校外培訓項目了?!倍辔煌顿Y人這樣說。

到現在,多位投資人表示,綜合型投資機構大都轉向了消費和企業服務,垂直類教育投資機構也將目光放在了素質教育、職業教育、教育信息化等方向。

資本沒有了套利空間

而在如今的監管情況下,姚玉飛指出,資本還是逐利的,如果企業很難規?;?,沒有盈利或賺錢的可能性,自然不會有資本繼續投入,就像當年互聯網金融行業一樣。

雖然,最終的“雙減”細則重錘尚未落下,但資本已經有所行動。行業內盛傳大部分VC都已轉換方向,業內人士之間也只聊行業動態不聊項目。

“此次國家的態度很明顯,就是要讓大資本退出K12教育領域?!焙怅栒f。

此前,高途已經整合成人業務,作業幫也推出不凡課堂,主要面向18歲及以上成人完成資格證考試輔導以及興趣類教育。

藍象資本創始合伙人寧柏宇也提到,國家最新的政策是希望青少年完成基礎教育,部分人上大學,部分人踏入社會。近期的政策主要針對 K12領域,但Y12還處于一個相對寬松的環境。青少年離開學校后怎么融入社會,這里面其實大有可為。同時他指出了教育創業的幾大機會:家庭教育、素質教育、進校服務、成人教育。

不僅企業,資本也在尋找新標的。資本退出K12教育賽道,不代表退出整個在線教育行業。把目光轉向監管沒有波及甚至鼓勵的地方,是目前大多數投資人的做法。

這一次,針對在線教育的大方向已經塵埃落定了,“雙減”政策的目的之一就是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教育領域早已有之。2018年,“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后,國家出臺政策禁止民辦幼兒園上市,就將資本擋在了學前教育門外。

“雙減”重錘還未落地,學校層面的政策先來了。

富厚創投投資總監王潤杰所在的團隊立即開會討論,大家一致決定,暫停關注K12校外培訓賽道,將重心放在成人教育上。

在K12校外培訓賽道,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他認為,留給資本的空間不大了,即使行業還能發展,可能會變成一個很小的生意。雖然教育的市場總量還是千億規模,但會有更細碎的供給來實現,而不是像資本希望的那樣集中度越來越高,出現千億級的課外培訓巨頭。

少兒英語等學前培訓已經明確不允許繼續開展,目前,K12校外培訓還要等政策落地,但多位業內人士指出,情況不樂觀。這個節點,資本會猶豫觀望,創業者不會受到熱錢追捧,在線教育創業環境一夜入冬。

這段日子以來,在線教育企業紛紛開始轉型,謀求新出路。

但情況不太樂觀。成立校外培訓監管司的文件中提到“要把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打造成更具人民情懷、更具斗爭精神、更具法治思維、更具工作策略的司局,以‘釘釘子’的精神推動‘雙減’工作落地見效”。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衡陽為化名。

幾年前,幾乎所有的綜合型投資機構都將在線教育列為了重點投資領域,K12大班雙師課、一對一領域都被捧出了獨角獸。即使企業持續燒錢虧損,資本仍然相信,持續投入能燒出高回報。

如今,在線教育行業就像一副多米諾骨牌,監管收緊、業務受損、市值暴跌、企業裁員、上市暫停、融資受阻、資本退出,環環相扣,在這一輪暴擊中,企業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考驗。

來源\?深燃

校外培訓正在重建另一個“教育體系”時,當家長、學生被課外班“綁架”,2021年初,幾道政策相繼下發,教培行業按下了暫停鍵。在線教育企業忙著裁員、轉型,投資人也集體坐不住了。一時間,關閉K12賽道,轉投素質教育、職業教育成了新風向。

截至6月,有數據顯示,教培行業2021年完成的融資超116起,而K12領域的融資事件僅為12起,與去年同期50%左右的占比相差甚遠。而就在2020年12月,作業幫剛完成16億美元融資,行業內的說法是,K12教育領域還是資本所追逐的戰略高地。

退場

讓教育回歸公益,校外培訓作為義務教育體系的補充和輔助,這基本上也給教育行業定了調。沒有了資本方的支持,校外培訓機構就沒辦法扛得住虧損快速擴張,也很難做出規模效應。眾所周知,資本希望投資的是監管少、資本可以自由流動的領域,這樣的領域野蠻生長速度快。

好未來旗下教育品牌“勵步英語”更名為“勵步”,并推出素質教育新產品,包括英文戲劇、口才、美育、書法、益智、棋道等;瑞思英語宣布更名為瑞思教育,并新增“然點科學館”、“瑞思海芽成長空間”和“瑞思研學”等素質教育業務。

如今,在線教育正在從巔峰跌落,達摩克里斯之劍高懸頭頂,無論未來行業以何種形式前進,都需要企業剔除雜念,回歸教育初心。

“學科輔導的黃金時代已經徹底過去了。目前行業內的融資、并購都是停滯狀態,大家在等最終政策的落地,”多鯨資本創始合伙人姚玉飛告訴深燃,他認為,K12校外培訓到了生死存亡的階段。

這種措辭還是非常嚴厲的。即使不完全倒閉,校外培訓接下來也會很艱難,姚玉飛指出:“表述中用了‘斗爭精神’,行業會有諸多限制,比如廣告規范、老師資質、辦學資質、消防、資金監管、教材使用,這一系列的內容都會有條條框框,如果按最高標準要求的話,大部分機構是達不到標準的。最近四川省已經停止審批民辦義務教育學校了,不排除有些地方會停止審批學科培訓機構?!?/p>

作者 | 唐亞華

按照行業發展規律,而且,在線教育企業經過了幾年的“大躍進”,陸續到了上市階段。資本也到了等待退出、收回資金、檢驗投資回報的時候。如今,企業能否上市尚屬未知,資本沒等來“果實”,看不到希望,更不會貿然入場。

很多企業為了轉型而轉型,肯定會交不少學費,而且,職業教育看似總盤子很大,但是過于細分,能從一個科目順利拓展到另一個科目非常不容易,衡陽則對新方向帶有疑慮。在他看來,而且大多數職業教育都是一次性生意,要不停獲客,現在又有一批企業加入這個領域,競爭激烈,又會內卷,很難賺錢。

業內人士告訴深燃,這是與“雙減”政策相對應配套措施,讓學校釋放一定的產能,給需要看護的中小學生提供場所,也可以算是此前整頓校外教培機構的一環,因為很多家長將孩子送去輔導班可能是因為孩子假期無人看管。

他注意到,最近行業內有幾家教培機構在找素質教育項目,他們在尋求業務上的合作或資本上的收購,而以往K12企業并不愿意往素質教育方向擴展。

對于那些已經投資了作業幫、猿輔導等企業的機構來說,因為這幾個頭部企業已經達到了極高的估值,很難再有接盤者,若最終政策真的禁止K12校外培訓企業上市,投資方或許只能接受現實。畢竟,風險投資本來就是用高風險來博取高收益的事情。

在他看來,職業教育整體人群基數不小,但用戶消費頻次低,也沒有K12那么剛需,這對職業教育企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課程內容要真的能提供核心價值。

而對資本來說,在線教育一旦不能為他們提供高回報,他們就會轉頭尋找下一個富礦。

水木清華校友基金執行董事王學輝認為,有盈利能力的企業,未來不靠融資和營銷也能活下來,但沒有自我造血能力的企業就很難了,資本不會再愿意進來,行業會大幅壓縮,一些從業人員可能都會轉型。

有人認為,政策強壓之下,監管不會毀滅這個行業,而是規范行業,畢竟需求還在,市場還在。確實,目前監管釋放的信號是規范而不是取締校外培訓。但對資本來說,在K12領域的退場仍然不可避免。

不過他看項目的邏輯發生了變化:“現在我們基本上不看太早期的項目,讓企業自己去探索,王學輝也看好素質教育和職業教育,到了大概1億元估值的時候,我覺得它至少有被并購的價值,這個時候哪怕估值貴一點,還可以按照PS或者PE邏輯去估值,當然了如果能到10億元以上,企業能自己上市更好?!?/p>

如今,在線教育行業就像一副多米諾骨牌,監管收緊、業務受損、市值暴跌、企業裁員、上市暫停、融資受阻、資本退出,環環相扣,在這一輪暴擊中,企業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考驗。

觀望

責任編輯:王翔

“另外,假如不允許在線教育企業上市,已經上市的大公司市值也會大大降低,不敢收購擴張,投資了企業既不能上市也沒人并購,靠分紅要很多年才能把投資本金收回來,這不是風投要做的事。錢肯定是去優先流向倍數最高、想象空間最大的地方?!焙怅栒f。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