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被賭博網站掏空后,一只老賭狗決定反擊

財經自媒體2021-07-03 15:26:501閱

來源:財經大V百佬匯

又輸了幾十萬。

“斷卡行動確實抓了不少犯罪團伙,新聞里每隔一段時間就報道一次成果,大家拍手叫好,但警察一邊滅著火,火勢也還在蔓延,現在還是很多人在把卡賣給洗錢團伙,很多很多,老畢那邊每天新增的數據就是證據?!绷謼n說。

我以為他用了夸張的修辭手法,結果上網一查新聞,確實有點夸張,三千塊錢都算少,有的已經漲到六千。

林梟發來一個Excel文件,里面躺著四五十個銀行卡號和姓名,是他們用兩天業余時間從賭博網站扒來的: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我決定和他聊了聊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后來“戒賭吧”被封,賭狗們的憂愁無處排解,便各自分散到其他地方。

林梟兩次沾賭,兩次戒賭,輸掉幾十萬積蓄和幾年光陰后,他決定反擊賭博網站。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剛開始確實有人在里頭傾訴,分享戒賭經驗,最后總會變成發垃圾廣告和騙子群?!笨傊涑庵栀J、賭博推廣、色情……色情網站一般最后又會引流回賭博網站,互聯網領域的一般管這個叫“商業閉環”。

他覺得銀行只要查一下這些卡的流水,很容易就能發現異常,“短時間內一大筆金額不等的錢從全國各地流進來,停留不久又都轉出去?!?/p>

我去向永安在線的朋友求證,他們告訴我:他們的網賭反洗錢平臺是在2020年底建立的,初衷是用他們的技術能力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但現在觸達到的客戶確實還不多,也就是說,這些數據幫助到的人并不多。

林梟每天業余時也還在賭博網站轉悠,但他已經不賭,就這么一個個收集卡號,截圖、錄屏(保留證據)。

過了一年多,一位陌生讀者加上我,是林梟的小號,他說他已經戒賭,而且找到一個對抗賭博網站的辦法。

難道就這么認栽,只能眼看著賭博網站繼續逍遙法外,坑害更多人?

相關法律法規在不斷完善

在林梟最低落的那段時間,也有網友慫恿他一起參與跑分,他咽不下這口氣,他不想當賭博網站的狗腿子。

林梟告訴我,一個“四件套”(銀行卡、身份證復印件、手機卡和U盾)現在能賣三千塊錢。

他想報仇,可他知道賭博網站的服務器大多都在境外,很難查。

我問林梟:“你自己琢磨過是什么原因嗎?”

他想雇個黑客,黑進賭博網站,可很快有人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林梟特意觀察過這些卡的存活周期,平均在一到兩個月,有的超過兩個月。

“在這么高的收益面前,六千的收購成本根本不算什么?!?/p>

起初,他想舉報賭博網站,可他得知網站服務器大多都在境外,警方打擊難度很大。哪怕封掉賭博網站,他們只要換個馬甲(網站域名),分分鐘又能另起爐灶。

“有的開始給賭博網站、網貸做推廣,把自己的四件套賣給洗錢團伙,甚至幫他們收購四件套,拉身邊的人來跑分,賺錢還債?!倍@些收購來的四件套,又源源不斷地向賭博網站供血,維持運轉,讓更多的人先進來。

本文由公眾號淺黑科技(ID:qianheikeji)授權轉載。

根據永安在線發布的《網絡賭博支付洗錢產業鏈分析報告》,平均每80個網民中就有一個參賭。

在彩票店里玩了一陣,嫌成天跑過去太麻煩,就在網上搜彩票,被引導到一個非法賭博網站,從此入了坑。

我將他拉黑,決定不再理這個執迷不悟的賭徒。

林梟組織了幾位“同道中人”,用業余時間收集賭博網站的收款賬戶,一天大概能收集兩三百個,一個月下來就是上千個。

作者|謝幺謝幺

林梟反擊賭博網站的做法是:

這是2019年我寫過的一篇揭露賭博網站的文章里的截圖:

據一份公開報告顯示,賭博網站用了至少14種支付方式,幾乎涵蓋了大多數人日常能接觸到的所有方式。

林梟的參賭、戒賭經歷也許是最普通,卻也是典型的。

精力有限的情況下,只能重點關注那些案件涉案金額大、蔓延速度快的新型犯罪。

本文由公眾號淺黑科技(ID:qianheikeji)授權轉載。

近年來也有用數字貨幣轉賬的,但是操作門檻高,很多人搞不來,所以占比并不高。

他這一次找到我,是因為他發現國內有一家叫“永安在線”的安全公司也有一個反洗錢情報監測平臺,用技術手段在抓取賭博網站的信息。而我,恰好之前采訪過這家公司的老板。

賭狗的困惑

我以為他是想靠搗鼓這些數據來賺錢還賭債,但他說我理解錯了:

直到18年世界杯,林梟和幾個同事一起看球,一位同事帶著大家在網上下注賭球。

“就好像是一場夢忽然醒來,發現啥都沒了,女朋友也分了,買房子的錢也沒了,人生昏暗,每天都有想死的沖動?!?/p>

林梟是他的化名——沒有誰希望身邊的朋友知道自己的賭狗身份。

至于公安蜀黍那邊,單就一個卡號不太好立案,他們打擊網絡詐騙已經夠忙,賣卡的人又那么多,不可能把每一條數據都單獨立個案,把每個賣卡的都抓掉。

人一旦走過捷徑,就忍受不了艱難的路;賺過快錢,就不想慢慢賺錢;很輕易地得到過極大的滿足和快樂,就不想再努力追尋幸福。這是人性。本質上,賭博和毒品無異,都寄生在人性之上。

表格的一部分

所以林梟想看看有沒有可能跟永安在線的反洗錢情報監測平臺合作,一來把自己純手工扒來的數據作為補充,匯入到永安在線的反洗錢情報數據庫里,二來是他可以幫永安在線向公安、銀行推銷這些反洗錢數據。

他想瞞住不讓家里知道,過年也不敢回家,一個人在外面晃悠,最后還是瞞不住。

我在2019年發過的文章《你身邊也許有人在幫黑產洗錢》里就講過,有興趣的可以重溫一下。

就像是一個正常人被引誘吸毒,花光了錢之后再“以販養吸”,引誘別的人入坑,如此循環,漩渦越來越大。

耐不住同事一再慫恿,他心想買個十幾二十塊錢應該也沒事,就跟著一起玩,又一點一點陷進去了。

“你別看四件套現在賣那么貴,收購的人多的是?!?/p>

但“賭狗”也不是罵人,是他們在網絡世界的自嘲。我就遇過許多自稱賭狗的人。

正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火云邪神,也有命門,賭博網站的命門,在資金鏈上。

他曾經把一些數據舉報到反詐平臺,也給過一些銀行,但是過了一個多月再去看,這些賬戶還掛在賭博網站,說明這些數據沒有得到處理,這讓他們覺得自己的努力失去了意義。

“老畢(永安在線)他們有一套成熟的技術方案獲取這些銀行卡,每天就能收集到大幾千,我們這么純手工效率低?!彼f,“最關鍵的是,這些數據反饋過去以后不一定能得到處理?!?/p>

他回想起自己在賭博網站充值時的那些賬號,一個念頭從他腦子里冒出來……

林梟算了一筆賬:

林梟加了不少群,但是大多重復著同樣的劇情。

告訴他這些的人就是我。那一刻,我仿佛能透過聊天窗口的沉默,讀到他內心的失落。

林梟第一次沾賭,是2013年,路過一家彩票店,進去買了幾注,是那種幾分鐘開一期的“時時彩”,沒中。

讓林梟無法接受的是:許多無路可走的賭狗,真的成了賭博網站的狗。

“我憑自己本事借的錢憑什么要還”、“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地干活”之類的網絡梗就是從戒賭吧火起來的。

“我媽跟我說,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就讓它過去吧,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尾 聲

有時,跑分平臺會把充值資金偽裝成話費充值、購買游戲點卡和小商品,躲避反洗錢系統的風控,但這種一般充值數額不高。

人們把自己的銀行賬戶、第三方支付賬戶租給洗錢團伙,走非法資金,賺取傭金,俗稱“跑分”。

他忽然意識到,既然網絡賭博依賴“跑分平臺”來洗錢,那么資金鏈也許是它最薄弱之處。

兩次戒賭期間,林梟經常在網上看揭露和打擊網絡賭博的文章,在貼吧、群里聽別的賭狗分享自己的慘痛教訓和戒賭心得。

在他的設想中,天下賭狗是一家,如果攜起手來,化悲憤為力量,一起破壞網賭洗錢產業鏈,就能干翻這些曾經害得他們傾家蕩產的賭場。

“戒賭吧”就曾是一個就是賭狗聚集地,是他們尋求心靈慰藉的地方,戒賭吧老哥們講述自己的“輝煌”經歷,告誡新入坑的賭狗回頭是岸。

但是如果賭場剛放出來一個賬戶不久,銀行就凍結,情況就不一樣了,洗錢團伙的6000元成本等于打了水漂。

林子大了,總有壞鳥,隨著人越來越多,戒賭吧涌進來一群“狗推”(賭博網站推廣)以及網貸推廣,他們也偽裝成賭狗發帖,導致整個氛圍迅速轉變,大家開始以“擼口子”(四處借網貸且壓根不打算還)為榮,新賭狗們在“老哥”們的帶領下,前腳剛從賭場爬出來,一轉身,又帶著剛擼來的錢繼續梭哈。

賭性慢慢被激發出來,從幾十到幾百,再到后來幾萬幾萬地下注,多的時候也贏過十幾萬。世界杯結束后,他們又從賭球轉到別的賭博項目,根本停不下來。

他也四處想辦法向銀行和公安“推銷”這些數據,希望這些數據最后能化作一副副手銬,送給當初害慘他的那些人。

帶著一幫人,天天趴在各個賭博網站的充值界面,收集對方收款用的銀行卡號和第三方支付賬號,充當“人肉爬蟲”,再把數據整理到表格里,提供給公安和銀行。

原因是賭博網站也雇了網絡高手,用了許多防護手段。

他每個月在一堆信用卡之間左右騰挪,拆東墻補西墻,拖延時間讓他趕緊賺錢補上窟窿。偶爾還有網友在群里發“暴利”廣告,招“專員”,但他不愿意去干這些違法犯罪的事,他不想去害別人。

他們把非法賭資跟商家、個人的正常來往資金混在一起,躲避風控。

總之,賭博網站的成本將被大大提高,打擊犯罪本質上就是成本之間的較量。

他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回歸正常生活,就像上一次那樣。

林梟說,他們對報酬本身不是特別在意(當然也不會嫌多),因為他們是受害者,發自肺腑的痛恨賭博網站,“但這報酬確實有點太低了”,這意味著這些數據目前能帶來的價值低于他的設想。

他說,“要是管的話,保守估計一張卡能凍1000元,100萬張就是100個億,一年最少能替國家挽回10個億的損失,而對賭博網站一張卡最少3000塊成本又是30億,長此以往,賭博網站必然會面臨無卡可用的狀況,這不就是對網賭的致命打擊?”

賭博網站用這些賬戶收錢,每張卡的日流水控制在一定數額,防止引起反洗錢系統注意。

賭狗常有,反擊賭博網站的賭狗卻不常有,林梟是一個。

正當要離開,旁邊一位大哥中了,本來已經邁出去的腿又挪了回來,當天下午那位大哥居然贏了上萬塊,讓林梟大吃一驚。

他說琢磨過,也找到一些相關的朋友聊過?!般y行畢竟不是執法機關,也許沒有凍卡的權限,雖然央行提出‘誰開戶誰負責’,可是銀行凍了卡,客戶肯定要找過來投訴,問憑什么凍我的卡,投訴一多就會弄得很麻煩?!?/p>

根據他們的調研,最近幾年,月均活躍的賭博平臺有上萬個,累計活躍的賭博平臺超過80萬個,“租賃銀行卡”規模達到百萬量級,每年有超過萬億資金通過這些賬戶流向境外。

賭博網站充值界面,他就收集這些賬號

著名的“斯金納箱”實驗

“一開始大家都買,就我不買,同事們還嫌我很掃興不合群,其實我是吃過虧,只是沒說。那個同事我一看就知道是在做賭博網站的推廣代理,拉別人進來玩有返現?!?/p>

一些梗展現了戒賭吧老哥“放蕩不羈”的一面,一些梗則展現了悲情的一面,讓無數網友如鯁在喉,比如號稱中文互聯網四大悲劇之一的“媽傳菜”。

賭狗的養成

事實上,賭博網站的安全性做得比大多數網站都好,誰要是真能黑進去,也不會屑于接你這種活,能接你活的,百分之百都是騙子。

他很困惑:“明明已經提供準確的卡號,名字以及賭博網站上掛著這些卡號的截圖,銀行為什么就不能去查一下,采取一些措施?”

林梟試著去聯系一些銀行和公安,對方也都表現出興趣?!耙驗椴还馐蔷W賭,還有電信網絡詐騙背后也是一樣的資金鏈,國家已經明確提出大量買賣銀行卡是電信詐騙問題泛濫的根源?!?/p>

“網賭和電信詐騙不一樣,被騙的是受害者,但是網賭別人會說賭狗活該,很多人輸了也不報警,報了也不一定有用,因為參賭也違法?!弊詈罄@來繞去,欠一屁股債,無路可走,人就容易徹底黑化。

但是熬過那段時間,情況就會好起來,后來他工作勤懇,一年帶上獎金有個十幾萬收入,生活很快又回歸往常。

賭博網站當然不會用自己的身份開戶收款,有專門的洗錢團伙幫他們走賬,洗錢團伙會花錢租來很多普通人的個人銀行卡、支付賬戶或者商戶賬號,用來收賬。

贏了一些錢的林梟再也沒有心思工作,一頭撲進網絡賭場。

截取自一則案件報道

我勸他回頭是岸,早日回歸正常生活,人生路還很長,天無絕人之路,他說咽不下這口氣,想再找找別的辦法。

大多數時候,用的是銀行轉賬以及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轉賬,就跟我們日常轉賬和消費一樣簡單:輸個號、掃個碼,錢就充上了。

但他并不是同事里最慘的,“有兩個完全陷進去,傾家蕩產?!碑斎?,別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

林梟就這么下注,贏錢,下注,輸錢,贏錢,輸錢,下注,直到贏來的錢、本錢,以及借來的錢全部輸光。

賭狗的反擊

賭博網站用一個賬戶一天跑大概二十萬流水(再高就很容易觸發風控了),一個月就是五六百萬,洗錢團伙收百分之一的提成,一張卡一個月就能賺五六萬。

公安可以順著卡號去調查,順藤摸瓜抓住跑分團伙,銀行也可以凍結賬戶,阻斷賭博網站的資金入口。

戒煙期間的人會產生強烈的戒斷反應,口腔潰瘍、發炎、渾身不得勁,下意識去找煙和打火機,看見地上的煙頭都想撿起來抽。戒賭也是一樣,甚至更甚。很長一段時間,林梟對工作和日常生活都提不起勁,網絡賭場的刺激太強烈了。

他說,保守估計下來,這些賬號在存活周期內可以流走上億資金。

如果公安機關再找到賣卡的人,請他到局里“喝杯茶”,那么洗錢團伙之間的信任小船就會當場翻掉——我前腳剛賣給你四件套,后腳警察就找上門了,那以后還有人敢賣給你們嗎?

行為主義心理學家斯金納曾經做過一個實驗,餓極了的小老鼠按一下按鈕,就掉出一個食物,結果發現,隨機獎勵比固定獎勵對小老鼠的激勵要高很多,每次按下按鈕,有一定概率掉落食物,小老鼠會像犯了強迫癥一樣,不知疲倦地一直按按鈕。

他回憶:“當時重慶房價還不高,我手上有二十來萬,差不多夠個首付,結果跟女友分手,房子后來也就沒買,這筆錢閑了下來?!?/p>

賭狗們是怎么把錢充進賭博網站的?

一個賬戶被封掉,就立馬切換一個,不少賭博網站已經做到全自動化處理。

網絡賭場扒下來的這些反洗錢數據,并沒有林梟想象得那么“值錢”。

每個月林梟和他的小伙伴大約能提供去重后的5000條數據,永安在線那邊愿意支付一定報酬。

曾經的一條賭狗,如今想把反賭作為事業,不得不說非常魔幻。

永安在線的朋友也告訴我:“對接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時,他們都很關注數據的來源和涉賭的證據,不會輕易地封禁?!?/p>

真的賭狗,敢于正視慘淡的人生,他們用狗來形容賭桌上的自己,以此提醒自己以后要做個人。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