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李善友:張一鳴為什么總有遠超他人的認知?

財經自媒體2021-07-04 23:18:141閱

到現在為止用得最好,而把這種思維方式用到創業、創新上去,并能夠把這種思維方式清晰表達出來的人,是伊隆·馬斯克。

張一鳴當年跟他說,2017年字節跳動全年的廣告收入是160億,到2020年公司廣告收入會到2000億,后來我們看到實際達到了2300億。

……

也是我創立“第一性原理”這門課的理論來源。他說:“任何一個系統都有自己的第一性原理,比如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一個觀點深深影響了我,這是一個根基性的命題或假設,它不能被缺省,也不能被違反?!?/p>

它可以分為廣義和狹義。廣義的第一性原理,是指任何讓你篤定的任何層級的認知。第一性原理和第一因、邏輯奇點、公理、基石假設等詞匯表達的是同一個意思。而狹義的第一性原理特指三樓的基礎學科的基本原理。

“創始人的認知邊界,是一個企業真正的瓶頸?!?/p>

就算你不想,你對一件事的本質的認知,它也在那里,你周圍的同行、社會環境會替你形成一個邊界,與其被禁閉,既是一個動力源,不如主動擊穿。也是一個限制條件。很多著名理念,表達的都是這層意思。

理想汽車的創始人李想也有過類似的闡述:

2017年,收購美國公司Flipagram;

個性化推送帶來了信息繭房,無論多么特別、多么偏激的觀點,都可以經由信息精準推送給觀點相似的人。這加重了人群的撕裂。

信息分發也只是表象,對張一鳴而言,有一個至深的信念,然而,甚至可以作為他的第一性原理。他說:“信息的流動本身對社會有非常深遠的影響,我甚至覺得它可能是各種其它效率的基礎?!?/p>

問:在你的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他還著重訓練自己從沮喪當中恢復到正常狀態的方法,他從一本書里看到了一些原則:

2012年,他讀完《推薦系統實踐》一書,發現推薦算法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屠龍寶刀。

一直到2017年,李彥宏才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而中間5年時間過去了。

它是指隨著成員數目的增加,個體之間相互作用呈指數級增長,《復雜》這本書里講到了“涌現”,當連接度超過一個臨界點的時候就會引發涌現,在更高層次上誕生出新的超級生命體。

我們再回到“一”戰略,看完張一鳴的案例,“一”戰略未必是最好的戰略,但是它的優勢是簡潔、有效。

張一鳴有哪些遠超他人的認知?

2017年,他在全球思想盛宴中說:“今日頭條必須對整個人類的未來充滿責任感,充滿善意?!?/p>

如果想集中各方優勢于一體,那一定不是一個好戰略。當你所選擇的戰略,其對立面也是個好戰略的時候,在你選擇戰略的時候,做出取舍后,才有可能是好戰略。

也就是從宇宙大爆炸到現在,還需要再等幾十億年才能實現。

舉個例子,得到的總編輯李翔曾采訪左暉。李翔問,為什么很多中介開不了太多店,在一個城市行在全國就不行,這導致二樓成為比較難達到的層次,在線下行線上就不行,為什么你行呢?

到今天為止,你會看到幾年前的張一鳴,他和他的公司都獲益于網絡,因為這個網絡已經是自成長的,它的成長速度極快。他是一個把自己放在字節跳動系統之內的一個個體,認為人生的意義在于事情本身。但是,所以,反過來,他也會被系統所禁錮。

產品如此,企業如此,人生亦如此。

穿越第一曲線,按照熊彼特的理論,進入第二曲線,稱之為創新。

如果你認為的也是絕大多數人所認為的,那么我只能扎心地說:你是分母,不是分子。

更重要的是“一”在這里存在,對于每個人觸發的思考很重要。通過復雜視角進入至簡的視角,經過大腦迭代,經過大腦激烈碰撞,“一”是什么很重要,面臨各種糾結之后,選出一條至簡理念。

連續聊了兩三次?!备凳⑻崃撕芏鄺l件,傅盛說“當時張一鳴多決絕啊。我在東邊,每次跑到我家樓下咖啡館就聊,自己專門跑過來聊。他家在北邊,張一鳴都答應了,張一鳴的魄力令人震驚。

·張一鳴:遠超他人的認知

創新理論之父熊彼特說過這樣一句名言:無論你把多少輛馬車連續相加,也帶不來一輛火車。

紀錄片里引用了古希臘悲劇作家索??死账沟囊痪涿裕骸斑M入凡人生活的一切強大之物無不具有弊端?!?/p>

魔方實驗揭示了宇宙的秘密——迭代反饋是一種極其強大的宇宙法則。

有人可能會質疑,難道科學理論也是主觀模型嗎?

正如《復雜》一書中提到的,所以,在科學中,模型是對實在的簡化表示。我們在研究世界的時候,本質上是在為世界建立模型??茖W家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為自然建模。

今日頭條不是媒體,答:今日頭條沒有價值觀,頭條的內容由算法決定,我們不輸出價值觀。

買火車票非常難,當時他在酷訊工作,他就寫了一個軟件,讓軟件自動搜索,如果有火車票出來就通知他。半小時以后,有一次過年回家想買火車票,他收到信息,已下單買到火車票了。

將來一定是全球競爭,to 2018年錢穎一對話張一鳴時,現在的中國公司已經和美國公司一樣,是‘Born be global’的,如果你不能做到全球配置,張一鳴說:“互聯網是互聯互通的,那你就不能運用全球的規模效益,包括市場、組織、人力資源等等?!?/p>

而且光本來是能量,具有波長,然而可見光只占所有波長的光的極小部分,視覺把光的波長扭曲為顏色。我們沒有看到全部事實。所以顏色根本不是客觀事實,只是我們的主觀思維模型。

張一鳴本人的“一”戰略是什么?

或叫演繹法創業,張一鳴這類創業者我稱之為高認知創業,是在做“理論上成立,現實中還未發生的事情”。

在分形算法公式Z\?Z2+C中,初次計算得出的結果將被代入后續計算,關于迭代反饋,從而計算出新的結果。數學家本華·曼德博提出的分形幾何學深深打動了我。循環往復,生生不息。

一是Facebook,事實上當時有三家公司都在談收購,二是快手,三是張一鳴。

但這只是表象,大力出奇跡需要你對某一個領域有超越他人的認知。

中間有一個人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傅盛,張一鳴能拿下,傅盛是Musical.ly的天使投資人,擁有一票否決權。

認知和創新是什么關系?

2014年,張一鳴解釋了今日頭條這個系統是怎樣“活”起來的:

物種豐富多樣,但背后的規律卻非常簡潔優雅,“為什么報考生物系?……生物從細胞到生態,這對于你設計系統活著看到企業經濟系統,都會有很多可類比的地方?!?/p>

這種轉換可以指宏觀上的新舊產能之間轉換,也可以指企業里新舊產品的轉換。

那么事物的邊界也就取決于我們的認知邊界,既然一切知識都是我們的主觀認知,我們會發現,這樣一句話是完全成立的:

一個被數據和算法喂養出來互聯網超級生命體,能否與良知、善意和愛掛鉤?它到底是人類的工具還是人類的終結者呢?

2020年5月,TikTok單月營收超過9570萬美元,蟬聯全球移動應用收入榜冠軍。

最后,成功的產品是抖音。

他把觀察材料都留給了弟子開普勒,開普勒經驗遠不如老師,但他居然只用火星的運轉數據,就提出了開普勒三大定律。但致死都沒總結出規律。原因只有一個,他二十年如一日地觀察行星的運轉軌跡,第谷頑固地相信地心說,而開普勒堅信日心說,他把火星的材料按照日心說模型重新計算,歷史上有一位著名的天文學家叫第谷,得出行星三大定律,成了“天空立法者”。

TikTok用三年時間達到10億用戶,同樣達到10億用戶微信用了6年,Facebook用了12年。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個問題:什么是“一”?

BBC有一個叫《宇宙奇妙之旅》的紀錄片對我影響很大,它讓我覺得人類很渺小。答:我愛不愛人類,電影對我的影響比今日頭條大。人類的很多問題在天體之間都不重要。

騰訊之社交,他說過最令人血脈僨張的一句話是“百度之搜索,阿里之電商,本質上都是一種信息分發方式?!?/p>

當時把公司賣給張一鳴,他提了三個條件,張一鳴全答應了。

只要有電腦,能上網,“為什么從微電子轉到軟件工程?……學計算機有一個好處,就可以自己獲取學習資源,?!?/p>

——滴滴創始人程維

張一鳴追求“做有挑戰性的事,體驗更豐富的人生”。那么,作為一個高認知型創業者,對張一鳴而言,何以破局擊穿呢?

三、再投10億美元在美國投放廣告。主要投在了Facebook,我相信扎克伯格后來要恨自己當時的這個決策。

自身倫理上的挑戰,成為社交媒體從業者不得不慎重審視的問題。

在當時做推薦引擎對創業公司來講難度很高,不能真正的創造價值。張一鳴說:“如果不解決個性化的問題,我們的產品只是做些微創新,也許能拿到一些移動互聯網的紅利,但不可能取得根本性的突破,張一鳴對這件事的認知超他人。在任何時候,我們都要努力從根本上解決問題?!?/p>

第二問,如何擊穿?如果今日頭條的“一”是信息流網絡,從哪一點來擊穿呢?

這是頂級CEO在關鍵時刻基于深刻洞見做出的決策,隨后張一鳴把頭條一半以上的資源都投入到視頻領域。

2018年4月,今日頭條和抖音實現了曲線交接,抖音超過了今日頭條。

提高信息流動的效率,讓信息找人,這是張一鳴的兩大洞見。

2021年,張一鳴在公司9周年的演講中提到一個關鍵詞:“平常心”。

近兩年,張一鳴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用于招聘,據說他比李彥宏還了解百度,每周他都要面試大量來自百度的工程師,百度團隊成員之間的關系,誰和誰在鬧情緒,最近來了一個什么樣的主管,他都清楚。既然很多人才都出自百度,那么為什么百度沒做出來今日頭條和抖音呢?

問:每天看頭條推薦的內容,你覺得你更愛人類了還是更不愛人類了?

“自我演化的系統應該是這樣一個系統,在開放部署完成之后,并不能一下子提供很好的服務。這個系統必須在用戶的使用過程中,不斷地去理解用戶的輸入,用戶的每次使用,不僅是使用這個信息服務,并且是教育這個系統。讓這個系統越來越有智慧,系統會隨著這個過程自發地成長?!?/p>

善友教授說:

張一鳴早年受王興的推薦,看了稻盛和夫的《活法》。書中有稻盛和夫最著名的一句話:“我希望我走的時候,我的靈魂能比我來的時候純凈一點”,這就是“修煉自己的靈魂”。

一、面對它,二、修正它,三、從中學習,四、忘掉它。最后一條是張一鳴自己加的,他要像算法一樣,擁有快速復原能力。

問:做頭條這幾年看到了怎樣的人性?

他說:“我認同德魯克的說法,對于公司內部而言,公司存在的意義是通過公司這個方式實現人們的創造力。我會再加上一句——讓每個人有更豐富更有意義的經歷和體驗?!?/p>

2016年9月,上線了抖音,對標Musical.ly。

這并非夸張之辭。他是企業決策者,信息的重度獲取者,他的算法必須極快地消化那些信息,將一個懸置的問題,快速整合出洞見來。

在張一鳴的人生意義構造中,經歷、體驗和創造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這樣一個極簡模型,適合企業的發展,也適合我們每一個人。

亞馬遜是以世界上最以顧客為中心的公司。貝索斯有句令業界看不懂的話:“我不要利潤,我只要增長?!彼f他就是不盈利,這是他的選擇,而非不能盈利。貝索斯選擇以客戶為中心,實際上是為了擊穿“長期增長”這個“一”。本質要足夠深,才能有長線思維,因為看得深,所以看得遠。

年輕的張一鳴覺得這句話太虛了。直到看到稻盛和夫說,努力工作、精進就是一種修行方式,他才感到由衷地認可,工作就是修行。

一、Musical.ly改名為TikTok。在美國,Musical.ly幾乎都是青少年群體在用,阻礙了其他用戶群體的進入,限制了它成為一款全民級的應用,所以要改名。

答:我不確切知道。其實多數\?都沒有答案,但他們以為他們有很好的答案。

2015年,全球化第一步,推出海外版今日頭條Topbuzz;

張一鳴創業第一年的時候就想著要國際化,創業第三年就啟動了國際化。

很多人思考過這個問題,互聯網信息的鏈接和流動會不會也有一個臨界點?過了這個臨界點后會不會出現一個互聯網超級生命體?這是互聯網倫理里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

只需要兩分半鐘。

·左暉:難而正確的事情

小結

這個時候,僅僅是提升效率式的增長,已經難以保證我們對商業成功的訴求。

問:那今日頭條有沒有價值觀呢?

責任編輯:陳志杰

長期以來,社交媒體對這個世界帶來的正面效用非常受歡迎,但是社交媒體給這個世界帶來的負面效應被我們低估了。

《哈佛商業評論》有一句話:戰略的相反面也必須是一個戰略,否則就不是戰略。

接下來,我想以張一鳴創立今日頭條為例,用“一”戰略的方式拆解這個案例,借假修真。把“一”戰略拆解得詳盡一點。

信息流動網絡真的是字節跳動的“一”嗎?

而所謂科學的進步,就是后來的模型能夠涵蓋和解釋的信息與此前的模型相比,有指數級的提升,模擬自然的效率更高。

問:你的愛好是什么?

張一鳴本人的“一”是什么?換句話說,張一鳴認為人生的意義是什么?

第一,上癮沉迷。讓用戶上癮沉迷似乎是每個App都在追求的目標,但讓用戶上癮這件事情真的對嗎?的確,大多數人在無聊時,需要找一些東西打發時間。但是當社交媒體加上了推薦引擎、個性化算法,它與小說、電影這樣的東西是有本質區別的。

這種創新也可以稱為破界創新。破界創新不是破外在事物的邊界,而是破內在認知的邊界。

“他試著將一天的時間切割成小塊,精準地完成時間表中的每一項計劃。經過反復試驗……他得出了有效結論,最好的狀態是‘在極度喜悅和極輕度沮喪之間’,不太激動,也不太郁悶,而且睡眠充足?!?/p>

而如果在每轉動一次魔方時,都有人向他反饋一個信息,是接近目的還是遠離目的,請問盲人多久能把魔方還原?

很多人會說,事情的邊界無非就是由事情本身決定的,而實際上并非如此。事情的邊界是由我們對它的主觀認知決定的。

有一句評價對他的經歷做了清晰的概括:“對信息的熱愛貫穿了他一輩子”。從旅游搜索網站酷訊、王興創辦的飯否,再到房產搜索引擎“九九房”。最后今日頭條滿足了他個人對信息的需求。他用自己對信息的追求,改變了整個社會的信息流動模式。

人和人是有算力差別的,當你算力達到足夠高的時候,連藝術都可以是精確的,只是因為你的算力不夠高才求模糊解。

一定要做這樣一件事情,事情本身在成長,你也在成長,事情帶著你往前走,你們彼此之間形成一種互動,和時間成為了朋友。

什么是“秘密”?

授課老師 | 李善友 混沌學園創辦人

美國科學家做了一個思想實驗:把魔方打亂交由一位盲人還原,需要多久能將魔方復原?假設盲人永生且不需要休息,每秒轉動一次,需要一百幾十億年。

當我們向第二曲線轉換時,兩條曲線之間會有一段艱難期,一條巨大的鴻溝,這個鴻溝幾乎是人類正常思維難以躍遷過去的。所有人都知道從第一曲線到第二曲線能夠產生十倍速式的增加,但是想跨越過去,唯有創新。

解題時,絕大多數人選擇直接解題,而愛因斯坦說,我會花90%的時間去分析題目本身。所以,要穿越表象,直擊問題的本質,花90%的時間在這件事上。

字節跳動有大敵當前的競爭態勢,從國內的百度、騰訊,到國外的Facebook,對手越來越大。字節跳動也有迫在眉睫的危機時刻,比如版權危機、美國政府的禁令。

到現在為止,我是在字節跳動和張一鳴的系統之內做解讀。但是我相信,如果停留在這里,我永遠無法理解字節跳動,也永遠無法理解張一鳴。按照第一性原理思維,我要繼續下沉到社交媒體,不是對字節跳動而是對整個社交媒體行業進行一些追問。

2016年,他一次演講的主題是“成為第一”,

如果你覺得你所做的事情,所在的行業沒有秘密,那你憑什么成為最優秀最成功的人呢?

所以創新的定義還可以表述為:

而張一鳴的團隊當時只有幾十人,融資非常難,幾乎沒人相信他能成功。張一鳴說,有一個月他見了30多個投資人,結果因為說話太多而失聲。

后來的張一鳴更關注事物的本質和未來的走向。用底層認知來構建對事物的態度。他經常問:“這個事情的本質是什么?”“如何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

投資人童士豪說過這樣一句話,“抖音的崛起不是平白無故的,張一鳴砸錢比誰砸得都多,挖人也挖最牛的人,他在短視頻里所展現出來的氣勢和格局比我們任何人想象的都大?!睔鈩莸谋澈笫沁壿?、理性和認知。

什么是“一”戰略?

包括我自己,之前是羞于說出愛這個字的。但我們為什么不能大聲說出來呢?純粹的愛,無條件的愛,流動的愛。我竊以為,這才是宇宙里的第一性原理。

2017年,推出抖音海外版TikTok。

科學領域同樣如此。比如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就是一個主觀認知模型,它已經被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給推翻了。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也只是一個模型而已,弦理論已經可以推導出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了。即使是弦理論,或者再硬核的物理學知識,也都不過是對世界的主觀認知模型。

他經過這樣的算法調試自己,每時每刻保持冷靜、專注。他的同事說他很少發脾氣,最壞情況他頂多會說:“這事怎么這樣呢?”

提出問題,就能離本質越來越近……

他此前所做的所有經歷其實可能都是在為這一件大事而做準備,每個經歷都是這件大事的一部分。他的“有興趣且能做到最好的事”等同于蔡志忠所說的“人生的第一把刷子”,對比別人很難,但對你很容易的事情,你喜歡,你擅長。

當把一件事情擊穿形成正循環后,這件事情本身就會變成生命,它和我們之間是互相賦能的關系。

什么是今日頭條的“一”戰略?

答:我不覺得算法要和人性掛鉤,你們文化人給我們太多深刻的命題。

——茨維格《人類群星閃耀時》

請開啟閱讀,“就像早晨你到菜園里采一顆草莓,也許你采到的草莓不是最紅、最飽滿的,但是你采到的草莓一定是帶著露珠的、鮮活的”。

“一”戰略有靈魂三問:第一,什么是“一”?第二,如何擊穿?第三,怎么進化?

三樓是我最推崇的層級,哲學家、科學家傾其一生,甚至幾代人研究得出的科學模型,遠比我們憑經驗和抽象得出的思維模型更根本。

2016 年,新經濟 100 人的李志剛問張一鳴:“三年多,你做了哪些關鍵決策,讓今日頭條從一億美金,做到了百億美金?”

在2016年公司成立4周年年會上,張一鳴回憶說:“當時非常多的人擔心我們沒有基因和能力,紛紛表示擔心。我說,推薦我們不會,但可以學啊。于是我找到《推薦系統實踐》這本書的作者,問他要電子版看看。他說書還沒出版,不肯給我,嚴重耽誤了我們公司推薦能力的進度。我只能網上找資料,自己想象著寫出了第一版的推薦引擎?,F在他已經加入我們公司?!?/p>

第三問是怎么進化?進化的關鍵在于擊穿“一”的閾值。

你的世界有多大,在于你發現的世界有多大,然后你的企業的解決方案就有多大。

·什么是今日頭條的“一”戰略?

有一部紀錄片叫《The Social Dilemma》,紀錄片中出現了硅谷很多社交媒體公司的人,他們發現自己在做的社交媒體好像并沒有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2016年,張一鳴把頭條視頻獨立出來,對標YouTube;上線抖音,對標Musical.ly;上線火山,對標快手,三管齊下,砸上巨資。然而三個產品前九個月的數據都非常糟糕,在這個連騰訊都會猶豫的時刻,張一鳴為什么力排眾議,選擇堅持下去?

“今年是我第8年講大課,我對自己的要求是不再做一個講者,而是用最真誠的少年態回報大家。不再追求講出真理,事實上沒有任何人能夠講出真理。我甚至不再追求我講的一定是對的,大家一定贊同或者一定喜歡我分享的內容。

要相信邏輯的力量而不是眼見為實的力量。

移動互聯網時代,四大門戶對這類產品的定義還是“新聞客戶端”, 把PC互聯網的新聞模式直接照搬過來。內容產生方式和PC門戶時期完全一樣,由主編、編輯人為推薦。沒人意識到具象經驗的不可遷移性。所以客戶端產品做到4000萬日活就遇到了瓶頸,現在這種產品形態已經基本消失了。

我對人類的思維做了四層樓的區分,從低到高(由淺到深):一樓感性思維、二樓理性思維、三樓哲科思維、四樓覺性意識。

第三次“遠超他人的認知”體現在2017年張一鳴力主收購Musical.ly。

——王東岳

生命科學這個學科最重要的關鍵詞是:進化。軟件工程最重要的關鍵詞是:算法。

2016年5月,張一鳴把今日頭條視頻獨立成一個APP,對標YouTube,叫西瓜視頻。

他說他和張一鳴的境界差著指數級,張一鳴能夠用數學模型算出公司未來是什么樣子,他完全做不到。

如果你是一個部門的負責人,你可以追問這個部門的“一”是什么;

張一鳴早就一再解釋,今日頭條不是客戶端。他把今日頭條定義成“信息分發平臺”?!靶畔⒎职l”的重點不是信息而是“分發”。分發比信息更重要,這是一次全新的定義。

穿越已知系統,進入到一個更大的未知系統。

·貝索斯:非共識但正確

三次“大力出奇跡”是建立在三次遠超他人認知的基礎上,是本質認知在三個場景里的應用,是對“一”的三次擊穿。

第二,虛假消息。字節跳動的隱含假設是信息的流動效率比信息本身更重要,但是,人們發現虛假信息的流動效率是真實信息的6倍。所以這個隱含就假設是有問題的。

本質上“一”是創始人真正對經營的認知,是企業、組織對經營的認知。這個認知是最底層的認知,也是企業經營的底色。它同時也會隨著創始人個人的發展,個人的進化發生迭代。

2018年,我跟創業者們交流混沌創業營的問題,創業者問我最多的問題是:“這個班有誰?”“有沒有大咖?”“有沒有名人?”只有張一鳴問我,混沌的課程“夠不夠root”。

他說,這不是隱喻,商業就是如此。

同年,TikToK經歷了危機,我相信絕大多數人會以為這家公司要一蹶不振,但它頂著巨大的壓力,度過了它成立以來最大的一場危機。

答案是改變人和信息之間的關系。

通常中國公司說國際化,是指把產品銷向國際。而張一鳴眼中的國際化,是利用全球的人力資源組織?!?012年底,在錦秋花園,我們開始討論國際化的事情。我們在取‘字節跳動’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想好了‘Byte Dance’這個英文名?!?/p>

Musical.ly的創始人心甘情愿地把公司賣給了張一鳴,然后在張一鳴身邊做了6個月的貼身助理。他說在這里待了4年,就像上了4年商學院。

二、幫其搭建起推薦引擎系統。推薦引擎用得越多越智能,TikTok是把今日頭條和抖音經過訓練的算法系統內置到Musical.ly里。

看了最近這篇演講之后我心里特別溫暖,我非常關心這個少年,這是中國新生代企業家里面非常有希望成為一個世界級企業家的一個人,他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個體,我甚至認為這個年輕人跟下一代年輕人都可以捆在一起。他是榜樣,是象征,是力量。

對于商業人士來講,不必無窮地追蹤到宇宙之外,只要把科學家為我們列出來的基礎理論作為商業的第一性原理就足夠了。

“一個人最大的幸福莫過于,在人生的中途、富有創造力的壯年,發現自己此生的使命?!?/p>

什么產品才能同時滿足這兩點?張一鳴一直在等待一個契機,他要做的事情國內沒人做過,美國也沒人做過。

人生如此,創業也一樣,一定要擊穿,要破局,讓企業變成活的,它才能自增長。擊穿閾值不是靠追求結果性的KPI、收入、利潤、用戶數……而是靠迭代和反饋。

張一鳴跟上一代有完全不同的創業觀。絕大多數人的創業觀,可以稱為歸納法創業,就是要搶占新風口,互相比拼戰斗力、效率、融資能力,這幾乎是我們今天主流的創業方法。

來源:混沌學園

·為什么張一鳴一定要跳出字節跳動?

所以,戰略的最高境界是“舍九取一”,關鍵詞是“略”和“舍”。

比如喬布斯選擇以產品為中心,馬斯克選擇用技術實現成本10倍好,貝索斯選的是以顧客為中心。

2016年有人問他說:創業應該做什么樣的選擇?他的回答是,“感興趣且能做到最好的事”。

·Peter Thiel:“秘密”

他相信所有的判斷分析決策都是有模型的。不同于一般的用第一性原理決策方式,張一鳴不僅用算法來調試自己的決策,還不停地調試算法本身。他似乎把自己活成了“一個自動運轉的算法引擎”。

左暉的回答主要談了一個問題,叫抽象的能力。他說,如果一個企業想實現高品質的規?;瘡椭?,至少創始人要有高度抽象的能力。比如開飯館,開一家飯館容易,變成連鎖很難。一城一店一人容易,百城千店萬人太難了。

但是眼見真的就是事實嗎?比如,我們眼見的第一特征是顏色,但顏色真的存在嗎?

像張一鳴這樣量級的企業家,應該說是“人劍合一”的,所以我不只研究了今日頭條的“一”戰略,還研究了張一鳴本人的“一”戰略,我發現它們之間有驚人的同構性。

注意力對人類很寶貴,它就像探照燈一樣,能夠把事情擊穿,看清事物的本質。但是,我們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被社交媒體給改造變短了。

第四,超級生命。這是最值得擔心的一點。

在《刪除病毒碼》這部電影中,互聯網連接超越臨界點后的確有一個生命體出現了,對人類整個世界產生了威脅。最終少年黑客把自己的愛、善良注入到這個網絡里,就像一束光照亮整個網絡,讓這個網絡實現了一種意識進化。

第三,人群撕裂。當今世界,因為各類消息的泛濫,造成了整個世界范圍內的撕裂,社交媒體的確提高了人類信息流通效率,但是提高信息流通效率真的能提高人類的普遍認知嗎?未必。

如果你是公司的一號位,你的首要工作一定不是解題,而是出題。因為事情的本質取決于你對它的認知,你的認知越深,別人解題的邊界就越大,你事業的邊界就越寬。

今日頭條已經成為“自我演化的信息服務系統”,像是活的生命。

當時今日頭條已經上線,但還不具有推薦算法這一引擎。張一鳴當即決定,要做這件事。

2017年,Musical.ly的創始人心甘情愿地把公司賣給了張一鳴,然后在張一鳴身邊做了6個月的貼身助理。他說在這里待了4年,就像上了4年商學院。當時還有兩家大公司在談收購,一是Facebook,二是快手,張一鳴是憑借什么征服了Musical.ly的創始人?

以下是“2021李善友年中大課”的萬字筆記:

“一”是整個企業、整個組織發展的基石,只有創始人,只有核心的創業團隊,真正深刻理解了它,才能夠構建起萬千大廈,構建起一個新銳的商業世界。

2016年時,張一鳴接受了財經雜志小晚對他的采訪,那次采訪可以看出大概5年前他的心智狀態。

這樣的事就是秘密。

·認知和創新是什么關系?

什么是“一”是用第一性原理思考,你做這件事的本質是什么,是給自己出題目;如何擊穿是在邊界之內用二樓的思維方式給自己找一個解決方案;怎么進化是把二者連在一起不停地迭代反饋,最終成為四樓的一個美好作品的ing狀態,一個活的系統。我用一個集合性的模型——“一”戰略把二樓、三樓、四樓合在了一起,這是我10年來的研究成果。

今日頭條是字節跳動的第一款產品,字節跳動目前的文化、價值觀、底層算法其實都體現在這款產品里。所以我們要用“一”戰略的靈魂三問去拷問。

如果你正在研究一個案例,你可以追問這個案例的“一”是什么;

門戶時代的信息分發方式是“人找信息”,而張一鳴至少在2006年時就已經在做“信息找人”的嘗試了。

問:作為一家有價值觀爭議的公司CEO,你的價值觀是什么?

所以,今日頭條的本質絕不是一個信息分發平臺,而是信息流動網絡。

“我能保證的只有一條,我愿意臨在當下,用最真誠的狀態流淌出此時此刻最鮮活的情緒、思想和感情?!?/p>

光射在樹葉上,反射到我們的眼睛里,傳遞信號給腦神經。而我們把它識別為綠色的原因是,我們大腦里有很多顏色的模型,我們覺得這個模型跟大腦中綠色的模型很一致,于是把它解讀為綠色。

很多人把第一曲線定義為傳統業務,然后把第二曲線定義為創新。但其實創新是個“ing”的過程,僅指突破第一曲線,邁向第二曲線的轉換過程。

大家從外部獲取信息最多的器官是眼睛,所以有一句話叫眼見為實。

張一鳴有極強的算力。算法可以產生模型,并且算法本身還要迭代,這套算法體系是他的另一個利器。

對應四種思維模型的層級,由易到難:一樓感知模型,二樓邏輯模型,三樓科學模型(即科學理論),四樓意識網絡。

第一問,什么是今日頭條的“一”?為理解這一點,我們要回到2012年今日頭條剛上線時,當時四大門戶都做了新聞客戶端,也都達成了千萬日活。

目前,作為社交媒體的一份子,字節跳動這張網絡還在發展當中,它沒有惡意的企圖,也沒有正面的精神,相信未來或許會有光芒照進它。

2014年有人問他說:你創業的動力是什么?他說,我創業的動力就是做有挑戰的事,體驗更豐富的人生。

他舉了“盲人摸象”的例子,如果你只摸到了象的耳朵,那么你的解決方案就是拿一個筐,把耳朵拎走。如果你摸到的是整頭大象,你的解決方案就會是集裝箱,用卡車把它運走。但是如果你摸到了整個象群,你的解決方案可能是修橋、修路。

答:我坦白,我沒有特別強烈的愛好。我覺得很多愛好都源于控制,為什么不拿這些控制來創業呢?

第一次是在2012年,張一鳴力主開發個性化推薦引擎。

——2015年6月,《人物》封面故事

第二次在2016年,張一鳴力主進軍短視頻領域。

問:你認為今日頭條的算法應該是引導人性還是迎合人性?

一個掌握了今天全世界最大的一張社交網絡的創始人,可以說是它的父親、創造者,他沒有自己的愛好,除了工作;沒有自己的使命,除了公司。

比如:

2016年12月,上線火山對標快手。

我把馬斯克這種用第一性原理思維的創新方式稱為破界創新,也稱為“一”戰略、立本戰略。

2018年,他在公司年中說:“我們要有一些傾向,首先是正直向善?!?/p>

伊隆·馬斯克把第一性原理思維方式推薦給創業界,他說第一性原理的思維方式是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一層一層剝開事情的表象,直到看到事物的本質,然后從本質出發去尋找根本解。

或者你追問人生的“一”是什么,婚姻的“一”是什么,教育孩子的“一”是什么。

任正非講力出一孔,飽和攻擊,也是這個道理。

張一鳴認為“提升信息分發效率是今日頭條的使命,而一切能夠讓分發效率變得更高的內容縫隙,都應該成為今日頭條覆蓋的領域?!?/p>

“我們人類的所有知識,都不是客觀世界的直接反映,而是主觀感知模型和主觀邏輯模型?!?/p>

以BAT為代表的上一代互聯網企業家,把美國模式復制到中國,那一代企業家最大的光榮是阻擊了美國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發展,沒有任何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能夠在中國戰勝本土的PC互聯網公司,那是一上代企業家最偉大的成就。

今天,各行各業的增長都遇到了瓶頸,甚至包括移動互聯網的增長。這是更加艱難的突破之戰,這場戰役的哨聲,無比尖銳。

答:我并不完全確定。我討厭形式化,討厭虛偽,因為排來排去沒用。但體驗和經歷對我很重要。

2016年,投資了印度新聞應用Dailyhunt;

這個世界上好多事情不是百分數的關系,而是0和1的關系。有些事情即便做到99%也等于0,只有做到101%的時候才會是1。這個世界很殘酷,不是努力就行了。沒有擊穿閾值,努力也沒用。

張一鳴回答說:“我覺得,大部分重要決策,我在創業之初頭三個月就基本做完了?!?/p>

認知升級不是增加認知的信息量,而是提升認知模型的層級。

·如何通過認知升級帶動創新?

·什么是“一”戰略?

抖音直到2017年底前都不被重視,但它有一個巨大的優勢,留存高??吹蕉兑袅舸媛屎?,張一鳴做了一個膽大包天的決定,不惜重金、不計成本地猛砸抖音,在春節期間進行了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結果大力出奇跡,短短2018年春節假期期間,抖音DAU從3000萬沖到7000萬。

字節跳動國際化最關鍵的轉折點是2017年11月花10億美元重金收購了Musical.ly,Musical.ly是一家位于上海的短視頻公司,2015年全力在美國發展。許多美國人都不知道它是中國人做的,60%的美國青少年在玩Musical.ly,2016年5月,其估值達到5億美元。

·喬布斯:Think Different

我想長遠而言,他只有從字節跳動這個網絡中跳出來,他才有機會像那個少年黑客一樣把光芒照進字節跳動里。他還年輕,他才38歲。

這兩個關鍵詞也揭示了今日頭條這款產品真正的可怕之處——今日頭條的迭代速度比張一鳴團隊試圖迭代它的速度還快,幾乎是它在自發推動團隊前進。

對大家來講,這可能只是個普通動作,但抽象化思考之后,你會收獲一個巨大的認知。移動互聯網時代,“不是讓人找信息,而是讓信息找人?!?006年張一鳴就有了這種影響未來互聯網行業發展的顛覆性洞見。

所謂企業,就是一種解決方案。

什么是社交媒體的“一”?

比如,如何從根本上解決員工吃飯的問題?最后自建食堂。食堂雖然暫時成本很高,但根本上解決了問題。

用內外圈的模型來表示創新同樣直觀:第一曲線代表內圈,第二曲線代表外圈,創新就是穿越內圈,到達更加廣闊的外圈的過程。

抽象化的能力就是二樓。

達爾文進化論的第一條是遺傳變異,變異具有隨機性,第二條是自然選擇,自然選擇的本質就是反饋。所以進化就是迭代,我們從單細胞迭代成了人。

張一鳴曾反復抱怨睡覺無聊,但他又保證自己每天必須睡足七個小時,因為只有睡七個小時才能獲得最佳狀態。他的一位高管感覺張一鳴“挺恐怖”,“他真的像機器一樣在工作?!?/p>

“信息流動的效率比信息本身更重要?!边@句話換一種表述方式:“節點之間的連接比節點本身更重要?!蹦銜l現,這已經屬于網絡科學理論,上升到了三樓哲科思維。

答:前陣子我看到頭條新聞中說有三分之一的人是不想接回失蹤者的,這些失蹤者多半是老人。這個新聞讓我很震驚,世界沒這么美好。我最討厭的一句話叫做閃耀著人性的光輝,而這句話被隨便亂用。

2016年第三次討論是否上線短視頻產品時,字節跳動還只有今日頭條一款產品,而且公司尚未盈利。但是他有一個清晰的洞見,“如果我不做短視頻,我將退出歷史舞臺”,因為當時視頻的播放量大概已經是文字的二三十倍。

張一鳴此前的算法引擎,我稱之為大腦的理性智慧。但是接下來需要的是心性層面的心流引擎,四樓覺性意識里的一種引擎,它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一種覺性之愛。

包括今日頭條的成功在內,字節跳動曾經有過三次“大力出奇跡”。源碼投資創始人曹毅說,張一鳴對稀有的大東西有一種必須拿下的意志,會全力以赴,投入所有精力和資源,然后大力出奇跡。

我們用“一”戰略的第一個問題對字節跳動進行追問,它的“一”是信息的流動比信息本身更重要。有沒有比信息的流動更根本的東西呢?我認為有一個東西比信息的流動更根本,我稱它為愛的流動。

他以前都是把外在事物的節奏作為自己的節奏,現在他有了自己的節奏。以前他用公司來定義自己,現在他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個體。

正如信息的流動比信息更重要,愛的流動比愛本身更重要。流動的愛是大寫的愛。小寫的愛是一種情緒、情感。而流動的愛是一種能量,宇宙里最恢弘、最底色、最純粹的能量。

今日頭條的“一”是信息流網絡,使其單點破局的點是推薦算法,他的推薦算法把創作、分發、互動整合在一起,然后形成迭代反饋,實現進化。

拆解完今日頭條的案例后,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在某一個領域是否遠超他人的認知,關系到一家公司的生死存亡。

我的這個想法是受兩個人的影響,一位是查理·芒格,另一位是伊隆·馬斯克。芒格在《窮查理寶典》里說,如果你只是用商業的眼光來做投資或者創業,你的視野就太狹窄了,同理,如果你只在一個學科里做事情的話,你的視野就太狹窄了,所以芒格本人就是基礎學科基本理論的極大的受益者,他從各學科中拈出了上百個思維模型,其中最重要的不到10個。

極客公園張鵬評價張一鳴: “張一鳴的思維處理能力極強,就像是自帶了一套強大且穩定的運算法則?!陛斎胄畔?、打通路徑、平穩運轉,這是算法,也是張一鳴和他的公司的狀態。

當我們用心性的引擎把人性當中的愛激發出來后,我們就會把愛流給這個網絡。我深刻期盼著人類的未來是一張充滿愛的流動的智慧網絡,并且經由這張網絡把智慧和愛流進所有人的心里,連接那些所謂躺平、內卷、對人生喪失希望的年輕人,點亮他們的覺性之美,我想這才是這張網絡真正的使命、真正的“一”。

*本文根據混沌學園2021李善友年中大課內容整理

答案之一是認知。

有且僅有一類人能夠實現創新,就是創業家。所以不僅是熊彼特,今天我們整個社會都在贊揚、期待創業家精神。這是一個代表著稀缺性的名詞,社會只獎賞給極少數者。

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張一鳴,在疫情之后發生了一些改變。他開始從世界轉向內心,開始從對大腦理性智慧的追求轉向對心性的追求。從他公開的演講中,可以看到其變化:

幾個產品前九個月數據都非常糟糕,但新生代的張一鳴團隊在這個重大關頭,相信了理性和邏輯,理性思維之美再次呈現。他說了這樣一句話,“邏輯上正確的事情一定是對的,況且還有別人已經驗證過了,我們數據差是我們自己沒做好?!?/p>

這同樣適用于我們的聽覺、味覺……所以我們感知到的所有事物都不是它本來的樣貌。我們的感官有著無法克服的結構性缺陷,根本沒有辦法確認這個世界本身是什么,只是在大腦里形成了一個模型,我們把這個模型稱為世界。

再形象不過的一句話,揭示了這樣的事實:

Musical.ly的創始人也回答過為什么要把公司賣給張一鳴。

所以認知是因,創新是果。認知和創新是一個詞,真正的創新都是認知升級的結果。

想要創新,根本方法是認知升級。

在國際化這條路上,字節跳動可以說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但失敗的時刻,才是領導力擔當的時刻。

第二問是如何擊穿?這里的擊穿是指擊穿事情的本質。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唯一的選擇就是單點破局,即想清楚你要做的事情的本質,然后選一個單點,集中有限資源單點發力,擊穿它。

如果沒有抖音,字節跳動將于2018年陷入巨大困境。

但是,上一代企業家沒有一個能夠實現“反攻”回北美大陸。張一鳴代表移動互聯網時代新一代的創業家領袖,以TikTok這個產品,第一次在美國戰勝了美國本土競爭對手。2020年4月份,TikTok全球下載量突破20億。

第三問,如何進化。這與張一鳴的認知經歷有關。

只有創新才能帶來指數級的增長。

答案之二是算法。

由于我們是用模型來解讀這個世界,跟這個世界相處的。所以如果模型的水平是低的,那么增加再多的信息量也是低水平的重復而已。

因為在一店的時候,只需要憑經驗去做,但想規?;偷脧椭?,從一個城到全國,從單到多,必須抽象化,抽象化為簡單的、大家都能理解能執行的理念,這是成敗的關鍵。

“你對事情的認知,就是你在這件事情上的競爭力?!彼J為想實現人生體驗和創造的目的,根本解決方案是提升自己的認知。王興評價張一鳴,他最大的特點是理性。

張一鳴個人對自己的品質最高的評價就是“延遲滿足感”。但你會發現他的產品卻滿足了人們的“及時滿足感”,這是一個巨大的悖論。

那么,圈的邊界由什么決定?創新的對象是什么?

張一鳴最熟悉的兩個基礎學科是生命科學和軟件工程。2018年,與錢穎一對話時他是這樣說的:

大腦的理性思維,以及心的覺性之愛,兩種智慧引擎,如果合二為一,將達到一種極高的境界。我找不到詞匯來形容這種狀態,姑且稱它為宇宙智慧。

張一鳴有一套獨特且硬核的自我管理方式,像算法一樣調試自己。

Peter Thiel面試的時候會問這樣的問題:在什么重大問題上,你跟所有其他人的觀點不一樣?

我們大多數人都在一樓,比如相信眼見為實,把具象的事物當成了本質。

比如為什么百度沒有做出類似今日頭條的產品?核心原因就在于百度起于PC互聯網,它遵從的隱含假設是人找信息。只有把認知升級到信息找人時,才會出現今日頭條這樣的產品。

你對一件事情的本質認知就是你在這件事情上的核心競爭力,同時也是你的邊界。但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自己對所做事情的認知是什么,就形成了一種從眾效應。

從昨天到今天的“2021李善友年中大課”中,教授整整提到了“認知”這個詞211次。這是否是解開謎題的關鍵?我們能否從這里找到正確答案?是否有正確答案?

對于創業來說,迭代就是學習,就是進化,就是進步。

5月20日上午,他宣布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管理工作。第一時間看到這個消息我很悲傷。一個38歲的少年,38歲的企業家就要退休了。對于這個企業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相信對張一鳴本人是一件好事。

那么,誰是那個把光芒照進字節跳動這個網絡的人呢?最合適的人還是張一鳴。

如何通過認知升級帶動創新?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