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撞名洋河股份子公司,巖石股份更名“貴酒”惹爭議

證券時報網2021-08-13 07:52:071閱

2019年,公司確立向白酒產業逐步轉型的戰略規劃,這家緊追熱點的上市公司,并在當年12月3日將公司名稱由“上海巖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時隔不久,又發起設立全資子公司上海軍酒有限公司,借此“獨立打造自有品牌的高品質簡裝白酒”。2019年,瞄準的新賽道就是白酒。巖石股份以228.24萬元收購貴酒云電子85%的股權,后者是一家白酒銷售線上平臺。2018年12月,公司新增白酒銷售業務收入517.84萬元。2020年,巖石股份酒類銷售業務實現收入5878.96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加1035.28%。

巖石股份前身于1993年上市,當時公司的主營業務為建筑陶瓷。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致電巖石股份年報中證券部固定電話,對方表示這是“貴酒股份”的前臺電話,針對貴州貴酒的相關回應,在記者問及公司是否對外自稱“貴酒股份”時,她強調稱,“我這邊就是貴酒股份呀?!?/p>

關于“貴酒”之爭,究竟來龍去脈如何,相關涉事方又有何回應?記者就此進行了深入采訪。

最終該案于2021年4月30日開庭審理。原告貴州貴酒公司指出,原告系上市公司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收購的全資子公司,上海貴酒公司及另外兩家關聯公司在企業名稱中使用以“貴”為核心字號的名稱,在巖石股份更名之后,與原告企業字號相同或近似,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上海貴酒公司作為上市公司具有更高的法律注意義務和能力,發起針對巖石股份及關聯公司的法律維權。后上海貴酒公司提出管轄權異議及上訴,均被法院裁定駁回。南京市中院于2019年12月23日立案,明知“貴”系他人合法注冊商標和字號擅自使用“貴”作為企業字號,主觀惡意明顯,與被告上海貴酒銷售公司、貴州貴釀公司構成共同侵權。從被告上海貴酒公司披露的公告來看,貴州貴酒公司以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其白酒銷售收入巨大,結合其主觀惡意,綜合提出500萬元的賠償請求。

”值得關注的是,雖然海銀系對外宣稱“中國貴酒集團”,但這個“中國貴酒集團”實際上是在香港注冊的公司。貴州貴酒公司認為其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堅持要求其更名,“不更名無法避免雙方在市場的混淆,貴州貴酒公司在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時表示,巖石股份的行為嚴重擾亂了市場競爭秩序?!霸谥袊硟纫话銦o法獲得‘中國’打頭的企業字號,對于巖石股份更名為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的行為,很多侵權人利用香港公司名稱注冊的不同制度,在境外注冊影子公司然后到國內進行違法侵權行為,‘中國貴酒集團’就屬此例?!辟F州貴酒公司相關人員告訴記者。

2019年8月,貴州貴酒公司是貴州省重點釀酒企業,公司更名為“貴州貴酒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擁有多個“貴”字系列注冊商標。始建于1950年,1989年經工商登記為貴陽酒廠(國營),2009年全面改制并更名為“貴州貴酒有限責任公司”,2016年被洋河股份全資收購。而巖石股份及關聯公司沾上“貴酒”的時間則要更晚一些。其中,貴州貴釀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2日;上海貴酒銷售公司2019年11月18日由上海禾木實業有限公司變更為現名;上海貴酒公司2019年12月3日由上海巖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現名。

“即使假設存在商標侵權的情況下,原告主張賠償數額也缺乏事實依據?!睅r石股份則辯稱,被告上海貴酒銷售公司和貴州貴釀公司均辯稱不存在商標侵權行為,原告主張的“貴”和“貴酒”字號不是屬于原告所特有,在貴州省存在大量字號包含“貴”的企業,包括原告所在的白酒行業。

對于一審判決結果,貴州貴酒方面并不滿意,對判決結果已經啟動上訴。

遵義市委宣傳部官方賬號“遵義發布”在5月20日發布消息,當天遵義市委書記與海銀金融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韓宏偉座談。韓宏偉當時的另外一個身份是“中國貴酒集團董事長” 。這不是韓宏偉第一次以“中國貴酒集團董事長”的身份亮相,公開報道顯示,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2020年5月18日,中國貴酒集團有限公司在上海陸家嘴舉行新辦公場所入駐儀式,中國貴酒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韓宏偉、總裁高利風等高管出席了喬遷慶典。

巖石股份“喝酒”期間,“韓宏偉”這個名字頻頻出現。

背后海銀系對外稱“貴”

另據貴州貴酒公司透露,海銀系在貴州遵義投資設立企業時,“中國貴酒集團”在浦東新區銀城中路8號經營時,就要注冊與“貴”相同相近的字號,被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告知有侵權風險,明確披露貴州有一個“貴州貴酒”,記者注意到,最后由相關領導溝通協調在貴州注冊了“貴州貴釀酒業有限公司”、“貴州貴牌酒業有限公司”、“貴州貴酒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由于其主動撤掉了相關門頭而作罷。在這幾家企業內檔中,也有相關報告及溝通記錄記載。貴州貴酒公司稱,以上的違規操作證明了海銀系的惡意,貴州貴酒公司就曾進行投訴,其也將這些證據在相關侵權案件中予以披露,并準備采取向當地政府及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投訴舉報,制止這種利用“資本”要挾政府給與“搭便車”的行為。

貴州貴酒將繼續上訴

巖石股份改行“喝酒”

原標題:撞名洋河股份子公司 巖石股份更名“貴酒”惹爭議

據了解,另兩家被告貴州貴釀及上海貴酒酒業銷售公司已提出上訴。

工作人員表示,“我們與中國貴酒集團就是關聯方的關系,隨后記者又撥打了該工作人員提供的證券部電話,上市公司有合法合規和獨立的品牌,法院也駁回了對方針對我們上市公司的不合理的訴訟請求。我們和中國貴酒集團在同一棟辦公樓里,但是我們都是獨立經營、獨立辦公?!?/p>

巖石股份(600696)“飲酒”正酣,卻因為名字中的“貴酒”惹來官司。

證券時報記者 臧曉松

兩家“貴酒”之爭,究竟結局如何?記者也將繼續保持關注。

兩者在品牌上是否會發生沖突?對此巖石股份回應稱:首先不能把公司名稱和品牌名稱混淆,巖石股份更名為上海貴酒公司,“2019年上市公司名稱由上海巖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現名,該名稱變更于2019年9月27日被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預先核準。推進貴酒品牌全國化?!逼浯?,兩家公司的品牌定位和產品定位是完全不同的。公司強調稱,而洋河股份也表態要積極布局貴酒,“上海貴酒股份正在走一條差異化發展之路,意在改變由單一結構獨立完成行業發展全流程的商業模式,構建一個涵蓋白酒全產業鏈的品牌管理集團?!?/p>

“貴州貴酒”

貴州貴酒公司認為,一家上市公司轉向經營白酒,并作為主營業務,對于上海貴酒是否參與了侵犯“貴”商標權行為,是要經過充分調研,其通過子公司買斷關聯方貴州貴釀生產的侵權產品,是明知并且是受益方,貴州貴酒公司一審中提供了巖石股份發布的公告。在公告中,銷售收入都裝入了上市公司報表。巖石股份自認其布局銷售白酒業務是通過子公司銷售關聯方中國貴酒集團出品的貴十六代產品。上海貴酒通過復雜的股權設計關聯交易躲開了法律上直接侵權認定,一審法院沒有判令上海貴酒承擔侵權責任,無法令人信服。貴州貴酒公司表示二審中將補充更加強有力的證據證明上海貴酒是整個侵權行為的策劃者、實施者和受益者。

最終法院一審判決如下:被告貴州貴釀酒業有限公司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產、銷售侵害原告貴州貴酒集團有限公司相關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行為,并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費用100萬元;被告上海貴酒酒業銷售有限公司對上述給付義務中的20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值得關注的是,法院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獲悉,“貴酒”早已名花有主:洋河股份(002304)旗下的貴州貴酒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貴酒公司”)擁有多個“貴”字系列注冊商標,主要產品為“貴”酒。而巖石股份及其關聯公司沾上“貴酒”的時間則要晚一些。

巖石股份表示走差異化

但是“貴”是我們的商標和字號,一審法院主要認為“貴酒”字號影響力還不夠,上海貴酒不能看到別人的字號好就要強取豪奪。上海貴酒作為一家上市公司,關于字號的爭奪,有義務也有能力避讓他人在先權利,其多次更名獲得市場關注度,利用字號誤導投資者是有目共睹的。貴州貴酒公司是一家有50多年悠久歷史的企業,“貴”作為商標最早注冊于1979年,“貴”作為企業字號也使用十多年,也沒有結合上海貴酒的主觀惡意來考慮。貴州貴酒公司認為,獲得首屆貴州老字號等很多榮譽,在貴州乃至全國都有一定影響力,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典型代表,但是貴州貴酒公司認為一審法院要求過高,雙方雖然注冊在不同區域但白酒銷售均面向全國,巖石股份更名為“上海貴酒”后突出以“上海貴酒”進行全方位宣傳,造成了雙方市場的進一步混淆誤認和對投資者誤導。

值得關注的是,而高醬酒業的第一大供應商,其中90%的銷售來源于金花酒業有限公司,巖石股份披露公告稱,也是貴州貴釀酒業有限公司。,高醬酒業2020年度銷售金額為4590.56萬元。金花酒業有限公司的主要銷售客戶,就在2020年12月30日,為上市公司關聯方韓宏偉控制的貴釀酒業有限公司,控股股東上海貴酒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酒發展)擬將其持有的貴州高醬酒業有限公司52%股權無償贈與給公司

,擬通過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貴酒發展所持有的章貢酒業95%股權和贛州長江實業95%股權。加強對白酒產業鏈上下游整合,進一步提升外延并購和資源整合的能力,巖石股份發布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暨關聯交易的公告,推進公司白酒業務的做大做強。10多天后。值得關注的是,公司又宣布擬與豫商集團共同設立投資管理平臺,今年4月15日,豫商集團也是上市公司關聯人韓宏偉控制下的公司

不過“貴酒”早就有了——洋河股份旗下的貴州貴酒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貴酒公司”),“中國貴酒集團”的頻頻出擊,其主要產品就是“貴”酒。,以及上市公司更名“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讓外界有了“貴州或將出現一個貴酒集團”的猜測

海銀金控與五?;鸬裙餐瑯嫵闪恕昂cy系”。韓嘯成為公司新的實際控制人。海銀金控官方發布的信息顯示,最終成為巖石股份新控股股東,管理資產突破1000億。截至2021年7月13日,年,總部位于上海陸家嘴金融核心區。目前集團旗下擁有全資及控股子公司20余家,貴酒發展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股2.17億股,在資本玩家鮮言逐步退出之際,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為64.98%。 事實上,該集團始創于1989,當時還叫“存碩實業”的貴酒發展一路增持、受讓股份。而韓嘯正是海銀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銀金控”)董事長韓宏偉之子

對方同時強調稱,在談及實控人旗下的中國貴酒集團是否侵犯貴州貴酒權益的話題時,中國貴酒集團在香港注冊,中國貴酒集團和本次南京中院的訴訟案無任何關系,原告貴州貴酒對中國貴酒集團無任何訴訟請求和權利主張,其從未以獨立名義在大陸地區展業。,相關人士稱。更不存在中國貴酒集團侵權一說

聲討“上海貴酒”

李墨軒:責任編輯

在這其中,公司名稱也一直“變變變”,先后更名為福建豪盛、利嘉股份、多倫股份、匹凸匹、巖石股份等,公司因更名“匹凸匹”以及“資本玩家”鮮言操縱市場等系列事件而備受外界關注。,這家上市公司幾經易主。公司主營業務也陸續轉向房地產、礦產、互聯網金融等賽道,甚至被外界稱為“更名王”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產經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