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觀察正文

商標竟是“山寨”?天津同仁堂陷重大訴訟 IPO前景存憂

新浪財經2021-08-16 19:19:291閱

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我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 規定,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一)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容易導致混淆的;(三)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四)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的;(五)未經商標注冊人同意,有下列行為之一的,更換其注冊商標并將該更換商標的商品又投入市場的;(六)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七)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

專業,及時,權威,全面,炒股就看錘子財富,助您挖掘潛力主題機會!

如果法院認定上述商標相似,天津同仁堂和同仁堂集團的主營業務有相同之處,并且這些相似的商標能夠引起消費者的混淆,商品都包含中成藥,那天津同仁堂構成侵權。因此天津同仁堂與同仁堂集團的相似商標會引發爭議。

天津同仁堂敗訴影響幾何?

天津同仁堂注冊商標共計122項,其中部分商標名稱為“津同仁”的商標與同仁堂集團名稱為“同仁堂”的商標有相似之處,招股書顯示,如下圖。

天津同仁堂是否侵權?

太陽)”、子公司“天津宏仁堂藥業有限公司(注冊商標:招股書顯示,天津同仁堂前身天津同仁堂制藥廠于1994年12月被原國內貿易部認證為“中華老字號”;“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注冊商標:紅花牌)”均是商務部首批認定的“中華老字號”。

《商標法》第58條規定:“將他人注冊商標、未注冊的馳名商標作為企業名稱中的字號使用,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處理。誤導公眾,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同仁堂集團認為天津同仁堂構成不正當競爭確有法律依據?!?/p>

中國北京同仁堂(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同仁堂集團”)發文稱,8月13日,將正在IPO的天津同仁堂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津同仁堂”)告上法庭。

但公司名稱及藥品生產廠家名稱皆含有“同仁堂”三字,122 在天津同仁堂 項注冊商標中,按照法律規定,沒有一項商標是以“同仁堂”為名稱的,天津同仁堂或有不正當競爭之嫌。

天津同仁堂前身起源于清朝時期的張家老藥鋪,招股書顯示,歷史上曾使用京都同仁堂張家老藥鋪、天津京同仁堂和記、天津市同仁堂制藥廠、天津市先鋒中藥廠、天津市第四中藥廠、天津同仁堂制藥廠等名稱開展藥品經營活動。

出品: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商標專用權人一方面有權禁止他人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在相同或者類似的商品上注冊;另一方面對未經許可、非法使用其注冊商標可能導致相關公眾混淆的,如果天津同仁堂僅以歷史上用過“同仁堂”字號為抗辯理由的話,有權請求責令侵權人停止侵權行為,恐難對同仁堂集團的起訴形成有效抗辯。按照現代《商標法》等知識產權領域的立法精神,賠償損失。同仁堂集團對“同仁堂”商標享有獨占的、排他的權利。

同仁堂集團旗下有多家子公司,資料顯示,其中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代碼:SH600085)為A股上市公司。同仁堂集團是北京國資委100%控股的一家國有企業。同仁堂集團(含子公司)與天津同仁堂的主營業務相同或相近,皆包含“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

如果天津同仁堂敗訴,此次IPO也將終止。即使在訴訟期間,總之,天津同仁堂的持續經營能力、是否涉嫌重大違法違規等情況也會受到質疑,公司的IPO可能中止。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天津同仁堂的控股股東為為張彥森,持股比例合計41%;實際控制人為張彥森和高桂琴夫婦,天津同仁堂于2002年改為股份公司,兩人合計持有59%的股權。彼時還是天津市地方國企?,F在的天津同仁堂,已經成為一家民營企業。

如果天津同仁堂敗訴,此外,那公司的商標侵權或不正當競爭行為涉嫌重大違法違規,重大違法違規行為亦屬于IPO的實質性障礙。

按照同仁堂集團公告及招股書披露的信息,天津同仁堂存在敗訴可能。如果敗訴,天津同仁堂的IPO將終止。

責任編輯:公司觀察

構成不正當競爭。招股書顯示,同仁堂集團還認為,天津同仁堂確實廣泛使用“同仁堂”這三個文字(字號),如公司名稱含有“同仁堂”,天津同仁堂通過企業名稱文字突出使用、虛假宣傳等方式引起混淆,藥品生產廠家含有“同仁堂”,消費者很容易認為天津同仁堂與同仁堂集團有淵源和關聯關系。

“對發行人業務經營或收入實現有重大影響的商標、專利、專有技術以及特許經營權等重要資產或技術存在重大糾紛或訴訟,根據證監會《首發業務若干問題解答》(二)問題15的規定,已經或者未來將對發行人財務狀況或經營成果產生重大影響”屬于擬IPO公司存在影響持續經營能力的重要情形,是IPO的實質障礙。

天津同仁堂與同仁堂集團不具有同源關系,不是同仁堂集團的子企業或分支機構,是“同仁堂”商標的唯一合法持有人,也不具有任何關聯關系。天津同仁堂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同仁堂”文字和“同仁堂”注冊商標高度近似的侵權標識,并通過企業名稱文字突出使用、虛假宣傳等方式引起混淆,任何未經許可擅自對同仁堂商標字號的使用、仿冒、混淆等行為,侵害了同仁堂集團注冊商標專用權等權利,并構成不正當競爭。均構成侵權和不正當競爭。同仁堂集團有權通過法律途徑追究其責任,同仁堂集團稱:同仁堂集團是“同仁堂”字號的唯一合法承繼者,維護自身權益,目前已向法院提起訴訟。

作者:鐘文

天津同仁堂部分商標logo與同仁堂集團有相似之處,“同仁堂”三個字更是被天津同仁堂廣泛使用。如果天津同仁堂敗訴,不僅要承擔對同仁堂集團的侵權責任,對比可知,而且公司主營業務及持續經營能力將受到重大影響,這將終止公司此次IPO的進程。

在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中,招股書顯示,腎炎康復片、血府逐瘀膠囊、脈管復康片三種產品的收入合計占總營收的83.28%、84.95%和86.95%。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1.43億元、1.51億元和1.61億元。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種藥品的生產廠家皆是“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同仁堂2018-2020年的營收分別為6.66億元、7.44億元和8.18億元,如果天津同仁堂敗訴,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會受到影響。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觀察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